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阳光的博客欢迎朋友光临

说真话网络抒发情怀,讲实情空间以文会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书法笔势教学  

2016-09-22 22:10:21|  分类: 【书法知识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桃源居主《书法笔势教学》

 书法笔势教学 - 桃源居主 - 桃源居主

 

      要说笔势、应先说说什么叫做势?势的含义有有力和动态两项,这可用作笔势的势字的含义。笔势不仅仅

是笔力,也不能单理解为笔画有动态。势字和笔结合在一起,应该理解为:在笔下出现的点画形态,应具

有内含的力度,应具有动态。笔力的力,是笔下出现的笔画形态,给人以遒、劲、厚、健的感受。而遒、

劲、厚、健的笔画形态如果是笔笔自顾自的,笔画之间气息不相通,便是无神的,也不能被称之为笔势。

笔势必须具备有力、有动态(气息相通,有神)两个方面,所以它的要求远比写出笔画形态要高。有不少

临习的人,临习笔力遒劲的字,笔画形态写得像而准,但由于缺乏动态,尽管笔画看上去笔笔有力,但整

字仍然是无势的。主要原因在气断神消,力也无所依附。

 

 

古人对笔势一直十分重视,东汉蔡邕著有《九势》

,直接论述了怎样用笔才能得势。西晋卫恒写的《四体

(古文、篆、隶、草)书势》

,虽然主要讲书体演变,在赞中赞的却是笔势,和索靖的《草书势》一样。从

这两例也可看出这些大家对笔势重视的程度了。以后专谈如何写出笔势的,则有卫夫人的《笔阵图》

,王羲

之的《书论》

《笔势论十二章》及《记白云先生书诀》等。后代对于笔势的重视,成了我国书法界的优良

传统。至迟于本世纪开始,辅导书法的老师渐渐把笔势忽略了,一两代之后,书法老师本人已渐不知笔势

是什么,当然更不会去教笔势了。到目前,书法班出来的学生、学员连笔势两个字都听不到了,只有认真

研究的专家,还常常提到笔势。笔势成为研究的一门学问,而极少再成为教学内容。书法辅导都是也有不

少人要求学生把笔画写得有力些,空间如何才能写得有力,也只能从自身学字的体会来说,已少从理论高

度进行辅导。鉴于这一情况,笔者所编的《自学辅导从贴》中,不管唐楷(包括其后的楷书)

、隶书、行书

或南北朝碑志,都编入“笔势”这一节。只是在楷化类碑帖中,把它放在最后,行书则编在中间。因为笔

势的表现,必须是在毛笔能很听指挥的基础上;倘笔还不听指挥。或还不能熟练运用时,不宜提出笔势的

要求。行书,一般是在学好楷书的基础上临习的,用笔应该已较熟练,所以不妨放在中间。

 

笔者所提出的笔势,集中在动笔要领来谈,要求学字的人在已能熟练动笔的基础上有意识地运用疾涩(也

包括快慢)二法来书写,也是为了使学书的人能执简以驭繁;以字例来说明什么是疾法,什么是涩法,目

的在启发学字的人自己能举一反三,自己从例字中得到启发,找到深入领悟的门径。嚼烂了喂给待哺者,

在艺术上是不可取的。

 

这里也举几个例字,来谈谈笔势的问题。

 

 

要讲笔势,是避不开筋连络布、气通血流这一要求的。对于初学者,只提笔笔贯气的要求。能做到笔笔贯

气,随着用笔的越来越驯熟,便应明确提出“筋连络布、气通血流”的要求,使笔画与笔画、字与字之间

都有紧密的联系。楷的联系是气(这里所说的楷指所有楷化的书体)

,行、草的联系是形和气。

 

 

从上举的盒子中,可以清楚看出行书有形连,也有靠气贯的,如“電”字有两处,一是左边的竖点与上下

笔的联系,一是末笔“

L

”的联系,都是气贯的。何以见得气贯?从顶端一横收笔时的出锋,可知收笔后向

着竖点顶端贯去;竖点末端回锋收笔,正好顺势上行,连向下笔。行草仍有气贯,行楷楷书就更不必说了。

“容”字每一笔都是独立的,但从每一笔的笔意,可以看出是笔笔贯气的。顶点末端向着左竖点,左竖点

回锋后,顺势上行贯向横钩,横钩钩尖向着中左撇点。上撇和下撇尖端都不弯向左上,主要是因收笔时已

欲向右之故。

 

 

这问题,好几处都已谈过,这里就稍稍提一提。

 

 

凡是笔笔贯气(或形连)而流畅、自然的,那么通行通篇便属筋连络布、气通血流的作品。在书法艺术语

里,通常叫“行气”

。这里“行”有两个读音,一是行路的行,动词,表示气息流通;现在上海有另一读音,

读行列的行音,叫“行气”

,指行间的气息流通,两个都可通。

 

筋连络布,气通血流,有行气的作品,点画是具有动态的,在静中见动(如楷)或在动中见动,意指在潺

潺的流水中,也偶尔可见急流或旋流,为行书、草书。静中见动的,如“容”字、如“涂”字都有迹可寻。

再如“雲”中的两点,如“儀”字的上两点,

“禾”字的上横和戈钩的三笔,只要稍为琢磨一番,便可看出

动态。

 

作为“笔势”

,这只是一个方面,它只是动态的一面,还没有说明富含内力的一面。

 

 

一支绵软的毛笔,即使是最强的硬毫,比起硬笔,它还是软的,如何表现力呢?如果不懂得运笔的道理,

即使最硬的物体用来写字,也表现不了力,懂得运笔的道理,便是最软的笔,也能表现出力。没有内力的

笔画,即使最具动态,也如蛛丝在风中飘曳、炊烟在空间散淡。

 


 

怎样运笔才能写出有力的笔画呢

?

蔡邕的女儿文姬补充蔡邕在《九势》前言中说的话,在“夫书肇于自然,

自然既立,

阴阳生焉;

阴阳既生,

形势

(文姬说

“形气”

立矣。

藏头护尾,

力在字中,

下笔用力,

肌肤

(文

姬说“献酧”

)之丽。故曰:势来不可止,势去不可遏”之后,加了几句:

“书有二法,一曰疾,二曰涩,

得疾涩二法,

书妙尽矣。

这几句话的大概意思是:

(文字)

起源于自然,

把自然界的一些物体形成文字,

就有了俯仰向背长短粗细大小奇正种种形态出现,

这样便有形和势

(或气)

在笔画中出现。

如藏头护尾

(逆

锋起笔回锋收笔)的笔画,笔力就在字里面。下笔用上了力,笔画形态便有了光彩。这叫做“势来、势去”

都无法阻止。书(即运笔)有两个要法,一叫疾,二叫涩。得到这两个要法,运笔的奥妙都在里面了。

 

 

蔡文姬补出的

“疾、

涩”

二法,

是接在势来不可遏止这两句后面的,

就更清楚地道出了疾、

涩二法的作用,

即能表现笔势,也即能写出使笔画形态发生光彩的字来。

 

 

什么叫疾、涩呢?疾当然是快,却比快更多一层意思。快固然也有力度,但疾的力度更大些。如跑步,是

快,也确是有力的,但疾可比之为冲刺,是挟着比跑更为有力的力度的冲。疾有如箭离弦,弹出膛。涩,

看上去像迟缓,实际并不迟缓,只是似乎被阻滞,却在阻滞中挣扎、摆脱。慢,在速度上看,是不快;涩

则不是不快,只是行动在小范围以内,动作不一定迟缓,只是不容易前行。常用的比方是逆水行舟,负重

登峰。如作为疾的准备,则有如射箭前的引弓,是在蓄着力,一当弦响箭发,挟力破空,疾如迅雷,力能

破甲。涩,即是在小范围中做几个小动作。

 

 

不过在实际书写中,我们可以发现,笔在运行中,并不总是只有疾、涩,有时也应转成快、慢。

 

 

快,本身便有力,无力则不快,这是容易理解的。问题在这“慢”字。慢和缓有差别,缓当然是慢,缓则

无力,慢,不一定无力,只是速度不如快。在诸多的书法家或习字的人群中,几乎都可以看到有些人运笔

如飞,有些人则运笔如步行。有些人一点钟能写七八十个中、大楷,有些人一点钟只能写四五十个中、大

楷,这与各人的秉性和习惯有直接的关系。但写得快的人,笔画未必能含内力,写得慢的人,笔画很可能

笔笔有力。这恐怕已是常识。可见慢,并不一定无力。我们把速度低、写得慢的人,笔画很可能笔笔有缓,

也即迟缓。迟缓则必然无力。譬如写长撇,有人心中有些犹疑、一有犹疑,行笔必然迟缓,行笔迟缓,笔

下自然乏力。而长撇必须写得迅疾、痛快方能有力。慢,不是因犹疑而成,只是习惯上速度不如快而已,

所以仍能写出富含内力的撇来。这一点,可以以古代的许多碑帖来证明。古代碑帖经历史的淘汰、人为的

筛选,能留到今天,无不属于上乘作品。上乘作品,必然势足气充。而写这些碑帖的书法家,有行笔如飞

的,也有行笔如步的,而其作品同样势足气充,岂不是足以说明行笔慢,只要不是缓,仍能写出富含内力

的笔画来吗?

 

书法教学中行笔不能一味用疾、涩二法,而应参用快,慢,正如重点要突出、不应处处是重点一样的道理,

处处是重点,就不可能突出重点。

 

说明了疾、

涩与快、

慢,

下面就用具体字例来说清什么是疾、

涩二法的运用,

疾、

涩二法的书写效果怎样?

 

 

先看几个隶书。左是《礼器碑》

,中是《张迁碑》

,右是《曹全碑》

 

 

“长”字的第一横,起笔快,中段和收笔较慢;下二横起收笔都较慢,中段都快;竖起笔慢,中段和收笔

都快;长横起笔慢,中段快,收笔慢。反钩起笔慢,折处涩,钩出疾;短撇,起笔快,末端慢;斜捺起笔

慢,行笔快,捺脚涩,捺出疾。何以看出是快是慢是疾是涩呢?凡顺锋起笔必快,回锋处必慢;作态(写

出某种姿态)处非涩不办,随着涩的必疾。所以决非随意说说。

“有”字的上一撇作折,起笔慢,行笔快,

折处涩,撇出疾;横起笔涩,

,右行疾,到成波处慢,波出快;竖撇起笔快,弯处慢,弯出快;折的起笔快,

右行也快,折处慢,下行快,中间二横起笔都慢,右行都快。

“政”字(看上去,这三种碑,以《曹全碑》

书写的速度为最快,

《张迁碑》的为最慢)

,上短横起笔慢,右行快;中短竖快,右短横也快;左竖起笔快,

下行也快,下横起笔慢,右行和收笔快。右部位撇和横都较快,下面的撇起笔涩,下行和弯出到成钩疾;

斜捺起笔涩,捺下疾,到捺脚慢,捺出快。

 

 

再看南北朝碑志:从左到右挨次是《郑文公碑》

《崔敬邕墓志》

《张猛龙碑》

 

 

“子”字起笔慢,下行快,左折涩,上斜行疾,折处涩,撇出疾。竖钩起笔慢,下行快,钩处涩,出钩疾。

横的起笔慢,右行快,收笔慢。

“誌”字的左上点起笔快,中段涩,收笔疾;上横起笔行笔都很快,过中段

到末端慢;第二横起笔涩,右行疾,近末端慢,收笔快;第三横起笔慢,右行快,近末端更快。口字的左

竖快,折起笔右行都快,折处慢,下行快,下横也快。右部位,上横起笔慢,右行快,近末端尤快;竖,

起笔涩,下行疾;下横起笔慢,右行快,到上突处慢,末端快。心字左点,慢起慢收,心钩起笔慢,下弯


快,到钩部慢,钩出快。中点起笔慢,收笔也慢;右点起笔慢,中段涩,末端疾。

“扁”字所有横竖折的折

处和钩处都涩,涩之后的下行及出钩都疾。其余的起笔和收笔都慢,中段快。

 

 

再看看唐楷:

“功”字(

《夫子庙堂碑》

“冠”字(

《皇甫君碑》

“则”字(

《倪宽赞》

“视”字(

《砖塔

铭》

“松”字(

《麻姑仙坛记》

“诞”字(

《玄秘塔》

 

 

最不易辨认行笔的是虞世南和欧阳询的。其余几个字可按《礼器碑》的“长”字中所讲的去辨认。

 

 

“功”字左部位上横,起笔慢,右行快,收笔慢;中短竖起笔下行和收笔都快;挑,起笔慢,挑出很快;

右部的钩,起笔快,折处涩,下行疾,钩部涩,钩出疾;斜撇起笔慢,撇出很快。

“冠”字,左竖点起笔、

行笔、收笔都快,横钩,起笔快,钩处涩,钩出疾。元字上短横,起笔快,中段慢,收笔快,下横起笔慢,

右行快,折处涩,撇出疾;下钩,起笔慢,下行快;弯出更快,右行渐慢,钩出很快。

“寸”字的横起笔快,

收笔慢;竖起笔慢,下行快;点起笔慢,中间慢,收笔快。

 

 

再举几个行书为例。按次是《对教序》

《法华寺》

《狄梁公碑》

《感兴诗》

(赵孟頫的)

《滕五阁序》

 

 

亦请参照《礼器碑》

“长”字中的解释,自己试试看。不过,写行书时,用笔都已非常熟练,所以涩处也

并不觉得涩,疾处也不觉其疾,所以不妨即以快慢分之。

 

 

那么怎样的用笔算是涩?有两个廉洁,一种说在行笔中的提按、衄挫、往复的动作;或说逆势行笔自然是

涩。什么叫逆势行笔?有人说是行笔时,笔杆上端斜向行笔相反的方向,取犁犁土之势。笔都不敢苟同。

因为笔在运行过程中,绝大部分笔画都有或是提、按,或是加、减力的地方,有时一个笔画还不止一处有

这动作;所谓衄挫的动作,如笔着纸后正在向下行忽而中途必须向右上再转向下行,这一动作有如人闪失

了一下,动作是很快的;笔在运行中,几乎不必有往复(即来回)的动作。这是一。其次,逆势行笔如果

可行,则无一处不涩,还有什么疾之可言?所以,这两说,都难以成立。

 

 

为了探索疾涩二法,曾经分析了多种书体、多家的字,也以许多手迹印本作资料。认识到涩法常在笔画的

关键处运用,如顿折、方折、钩部、捺出处,有时候起笔、收笔也常用涩法;笔画中段如有特殊姿态的,

偶尔也有用涩法的,才悟到为什么要用“涩”字的道理。

 

 

当笔锋着纸,便已开始行笔,如这笔画是方起的,则笔锋的几个动作,都只能在起笔处的小范围,似乎笔

走不动的样子。因为方起的写法是笔锋在左上角着纸,先以锋行笔到下角或右旬,回锋到边线内的中点,

再下按,下按的幅度以触及两边线为度。这几个动作,行笔可快可慢,但动作范围极小,所以有如行不动

的样子,故得涩名。再如到处,如“顿折”

(如“唐”的上折)

“方折”

(已见前“扁”字)或某种点(如

“唐”顶端的点)或某种钩(如“郎”字右部位的下钩)

,都有特殊的姿态,明示着必须用涩法。

“唐”字

的上折;笔锋行到折处,先稍稍下斜,立即将笔上提,锋不离纸,聚敛后向右上行,到顶角,便向右下下

按,上边线不要加力,按到右下角,回锋,调整好笔锋再下按,然后下行。在把笔上提到再下按中间,有

4

个重要的动作,都在折处这小范围内活动,似乎笔受阻滞,便是涩法。

“唐”字顶端的点;笔锋着纸后,

先稍向左上逆行,回锋向右下下按,下按后,回锋,再下按,下行。从逆行到下行前,有

3

个动作,在点

上半这小范围内行动,写出这点的态势,也是涩法。如“郎”字右耳朵的下钩,笔锋着纸后,稍逆行,回

锋向右下偏右行,右边线加力,到钩部转为向下偏左行,到钩底,稍回锋,调整好笔锋,再下按,然后钩

出。从到钩部至再下按,有两三个动作,在这小范围内进行,便属涩法。又像前面的“松”字,右部位的

“公”字两个撇都用涩法,右上点也用涩法。以上种种才是用涩法的所在。因为这些有特殊态势的所在,

非用几个动作是写不出来的;何况紧连下来的地方,也都是不用疾法是不可能写得如此有力的。所以疾、

涩二法,可在特殊的态势上发现,初学者也容易掌握。

 

 

用笔还不很熟练的人,可以先用快慢二法去书写。写得快和慢,不能用同一的标准。各人可按照自己的通

常速度为基准去掌握这快或慢,但必须写得有快有慢。到快慢和中速掌握得较有把握,便应有意识地要求

自己参入疾涩二法,使笔画写得更为富有内力,很具动态。善于运用疾涩快慢的人,写出的笔画,由笔画

组合而成的部位和整字,都必然富有节奏感,具有活力。但千万不能为了节奏感而去表现节奏感,这必将

陷于做作。而做作的字,永远是不可取的。

 

 

临习的人,临习到笔画形态都能一写就像时,必须要求自己用笔能分清快慢;快慢掌握了,便应有意识的

结合进疾、涩二法。这在前面已经讲过,这里再予强调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